幾天前的一個晚上,7歲的溫州女孩小琳被獨自反鎖在家中,她用哭聲找來了警察叔叔。
  女孩聲稱,已被關了3天,僅靠蘋果充饑——這讓民警緊張萬分,並打算破門而入。
  事實上,女孩家人僅僅離開她1個多小時——儘管如此,民警依然放心不下,為了穩住女孩,雙方隔著鐵門玩起了各種游戲。
  與其說,這是一場“救援”,不如說,它是一次關於愛的教育。
  女孩深夜呼救
  聲稱被反鎖三天
  事發當晚9點左右,溫州市區的鹿城黃龍派出所接到群眾報警,稱一個小女孩趴在自家的陽臺上,已經哭了很長時間。
  小女孩一邊哭,一邊還叫嚷著:“爸爸跟阿姨走了,媽媽隨叔叔跑了,他們三天都不管我了,我已經在家裡啃了三天蘋果了。”
  三五分鐘後,3位民警趕到現場。
  小女孩的家屬於溫州市區一個不錯的小區,位於5樓,但陽臺沒有安裝防盜窗。
  “警察叔叔來了,不要怕。”3位民警在門口勸了10多分鐘,可小女孩依然在裡面大哭。
  還好,他們成功了一半:女孩從陽臺上下來了,走到了門邊。
  隔著門,女孩說:“爸爸把我一人關在家裡已經三天了……只能吃蘋果當飯。”
  這句話,嚇出民警一身冷汗。
  雖知是“狼來了”
  民警施救不馬虎
  “必須馬上進去,把女孩帶出來!”民警阿波說得很堅決。
  阿波留下來繼續和女孩說話,其他兩位民警去找開鎖師傅並向鄰居打聽小女孩家人情況。
  不一會,帶回來兩個消息:鄰居說,下午還見過小女孩的家人從屋裡出來;開鎖師傅說,這扇防盜門鎖芯比較特別,拆鎖需要花很長時間。
  “看來,小女孩對我們撒謊了……”阿波心裡默默想著,暗自慶幸。
  不過,怕小女孩隔著門,情緒再次不穩定,民警還是叫來開鎖師傅,將防盜門的貓眼拆了下來。
  “這下,見到叔叔了吧?”隔著貓眼,阿波和小女孩開起了玩笑。
  小女孩也不哭了,她搬來凳子站了上去,看見民警,顯然讓她忘記了之前的“傷心事”。
  民警又問她爸爸的名字,小女孩想了半天,終於說出了(讀音)。隨即,民警迅速安排人去查找。
  父親遲遲不出現
  民警隔門陪玩游戲
  可是,讓民警打電話給小女孩父親時,對方卻百般拖延時間。
  “再過10分鐘到……這裡實在走不開。”電話里的父親似乎沒把這當回事。
  阿波說,等待女孩父親的一段段時間里,簡直就是一次次煎熬。
  女孩貪玩。一會讓民警隔著貓眼和她玩捉迷藏;一會又要民警挨個排著隊,一個個經過貓眼,讓她看清楚;又一會,她又要民警扮鬼臉。
  “小女孩還挺逗的,伸出小手指與我們拉手,還讓我們將頭探過來,然後她就突然吹氣過來,想嚇唬我們。”三個血氣方剛都沒當過父親的大男孩,為了哄住這個小女孩,使盡了渾身解數。
  近兩個小時過去了,可女孩的爸爸,依然沒有出現。
  一場救援
  更是一次教育
  “你到底有沒有一點點做父親的責任!她一個人在家裡,萬一齣了事怎麼辦?”對著電話,阿波教育起了這個父親。
  10多分鐘後,一位女士趕來,打開了鐵門。
  民警瞭解到,女孩叫小琳(音),父母離異,上幼兒園大班,目前跟著父親和後媽一起生活。
  “她爸爸太寵她了,所以她才這樣(說謊),周末他也都陪她出去玩的。”對於剛剛的事,女孩的阿姨似乎並沒有一點點愧疚。
  大男孩民警再一次充當了“家長”的角色。“孩子單獨在家,年齡越小越危險,時間越長也越危險……作為家長,在這方面最好還是不要存在任何的僥幸心理,小心總是沒錯的。”
  深夜11點多,父親帶著滿身酒氣回來了,在看到他頻頻點頭後,民警們才緩緩離去。
  (原標題:7歲女孩深夜呼救:我被爸爸反鎖在家三天了三位民警趕到現場,隔著貓眼陪小女孩玩了兩個小時等爸爸回來)
創作者介紹

bangkok

qjtjdncrkx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